二二八事件


二月二十八日,這天台灣放假乙日,是為了紀念二二八事件。而二二八事件不僅只是發生在二月二十八日一天的事這是臺灣於1947年二月二十七日因查緝私菸引發大規模民眾反抗政府事件,以及三至五月間國民政府派軍隊鎮壓屠殺臺灣人民、捕殺臺籍菁英事件。在這段期間,發生了包括民眾與政府的衝突、軍警鎮壓平民、當地人對外省人的攻擊,以及臺灣士紳遭軍警捕殺……等情事

Featured image

在發生二二八事件前,被日本殖民五十年的台灣人已經習慣普及教育、法治觀念、衛生條件、生活習慣……等,但對於來接收台灣的軍政人員,剛經歷中日戰爭,對舉目皆是日本風格的臺灣感到適應不良,進而心生排斥、歧視的心態,時常對臺灣人抱持著優越感,以征服者、勝利者自居,對待人民驕縱專橫。加上統治臺灣的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治臺政策錯誤、官民關係惡劣、軍隊紀律不良、官員貪污腐敗。在經濟方面,政府一手壟斷並管制物資買賣、濫印鈔票並掏空民生物資,導致惡性通貨膨脹、大量民眾失業,臺灣經濟因而巨幅倒退(國民政府管轄臺灣的第二年(1946年),臺灣的生產指數竟然不及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一年(1944年)的一半,臺灣的生產陷入停頓,臺灣人民的生活較日治時代更加困苦。),終至民不聊生。由於國民政府的種種倒行逆施,加上掌握資源控制權的人士對臺灣人民的種種歧視與打壓,使得臺灣人民深受其害,因不滿的情緒不斷累積,最終導致龐大民怨能量總爆發

 

  • 1946年的臺灣

讓我們來看看1946年,國民政府接受後一年、二二八發生的前一年,台灣確實如同鬼島一般
食與民生的部分:
1945年日本戰敗,台灣被國民政府接收,國民政府在接管臺灣之後大量印製鈔票應付財政支出,並將臺灣人賴以維生的米、布、鹽、糖等民生物資運往中國大陸資助國共內戰,並強行徵糧,造成臺灣的糧食短缺、物價飛漲,以及惡性通貨膨脹。

 

短短一年多臺北市零售米價漲了四百倍,臺灣開始出現饑荒,路有餓莩。《人民導報》於1947年2月12日的第三版報載「高雄饑民僵斃路上令人慘不忍睹」,臺北市民依靠山芋維生,恆春一帶的貧民吃檳榔葉果腹,各地發生搶米潮,四處盜賊橫行。國民政府管轄臺灣的第一年,刑事案件較前一年增加了二十八倍。由於物資的短缺與人禍,國民政府管轄臺灣的第二年(1946年),臺灣的生產指數竟然不及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一年(1944年)的一半,臺灣的生產陷入停頓,臺灣人民的生活較日治時代更加困苦

 

醫藥衛生:
聯合國救濟總署至1946年11月1日止的記錄,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一年(1944年),有紀錄得霍亂的台灣人僅7人且無人死亡,國民政府管轄臺灣的第二年(1946年)全台發生2690名霍亂病例,死亡1460人。
涂醒哲的〈二二八事件期間台灣與中國衛生之落差〉(2008年2月)一文指出:結核病在1946年死亡人數共計18533人,因糧食被大量運出台灣,導致1946年2月11日高雄一戶四口人家,在僅剩的最後一鍋粥中放入毒藥,全家自殺;3月1日新竹一家六口因無食物而全家上吊,1946年是台灣自殺潮達最高峰的一年
日治時期台灣的下水道、衛生所……等基礎衛生系統已建立完成,且培養許多專業人員,但日本戰敗撤軍後,許多原本已經被控制的疫情,由於國民政府接收病菌傳入,加上國民政府要求日本人一個月內離開台灣,導致醫療專業人員不足,病情一發不可收拾。

 

隔年,1947年2月28日《民報》刊出斗大的標題是「延平路昨晚查緝私烟隊 開槍擊斃老百姓」,此刻的臺北市老百姓已經走上街頭,二二八事件爆發……。
11033169_1059139317436478_2551667061119852687_n
1947年三月一日《民報》刊出查緝隊開槍擊斃老百姓

祖先們期待祖國的接收

有沒有想過二次大戰日本投降是日8/15,那為什麼台灣光復是10/25,長達兩個多月台灣是誰的

在日本人在1945年8/15投降撤退後,國民政府至10/25(光復)才來台灣(國民政府軍於10/15在基隆港登陸),由於當時國民政府運兵艦不足無法接收台灣,但這段期間台灣人自動守衛鄉里,長達兩個月的無政府狀態沒有讓社會崩解,祖先們相信國民政府帶來希望、他/她們相信祖國,相信同文同種的人總算來了並不是遺棄台灣
《臺灣日日新報》報導,有大量商家行號刊登歡慶臺灣光復的廣告。街上鑼鼓喧天,鞭炮聲不斷,戶戶張燈結綵,雖然地方上有若干民眾報復日本人的小騷動,但整個局勢都處於平靜而穩定,並等待國民政府的到來。

祖先們這樣高興期待當中國人,但被日本人統治50年的台灣人,身穿和服、口說日文,反而被認為是漢奸、走狗,這要台灣人怎麼忍受?也就是二二八事件才讓台灣人萌生台獨的念頭,日本人不要、中國人不要,那我們就做台灣人

期待國民政府來台與失望

Featured image

戰後初期臺灣銀行所發行的「臺幣一百萬元」本票,而後來的幣制改革中,以一元新臺幣兌換四萬元舊臺幣,全臺灣人民的積蓄幾成壁紙。

  • 查緝私菸

該事件的導火線是1947年2月27日傍晚七點半左右,「臺灣省專賣局臺北分局」查緝員及警察,在臺北市大稻埕天馬茶房前,發現一名40歲並育有一子一女的寡婦林江邁正在販賣私菸查緝員於是沒收林婦所有販賣的香菸,以及身上所有的錢財。由於,越來越多的民眾圍觀,使查緝員大為緊張,情急之下林婦被查緝員以槍托擊傷頭部,頓時血流如注,滿臉是血昏迷倒地。激憤的群眾六、七百人在當天晚上包圍警察總局,要求警方懲兇,但是由於警察局長官有意包庇下屬。市民眼見官吏濫開槍傷及無辜,卻得不到滿意的答覆。由於緝菸血案未獲解決,於是隔天二月二十八日上午,民眾沿街打鑼通告,積怨已深的市民群體展開罷工、罷市,大小商店紛起響應相繼關門。憤怒的市民前往包圍肇事查緝員所任職的專賣局分局進行抗議,並要求專賣局分局長下臺負責。民眾並將專賣局內堆存的香菸、酒類等物搬出並予以焚毀。

Featured image

1947年2月28日,憤怒的臺北市民包圍專賣局並焚毀菸酒。

  • 公署衛兵開槍事件與臺北動亂

二月二十八日下午,數千名群眾集結於長官公署門口示威請願,過程中公署衛兵無預警向市民開槍掃射,當場造成許多民眾死傷,使得民眾的情緒更為憤慨。公署衛兵開槍事件後,局勢急遽惡化,民眾從此開始轉往毆打外省人。另一部抗議民眾此時轉進公署附近的臺北新公園(今二二八紀念公園)繼續示威集結,並同時在位於新公園內的臺灣廣播電台廣播報導事件始末,訊息散播至全島。在群眾抗議中,經商的外省人、公務員及其眷屬、來臺旅行者受到報復。此時並發生民眾遷怒濫施報復於外省人事端。警備總司令部眼見情況險峻,於是緊急發佈臨時戒嚴令,並派遣武裝軍警掃蕩臺北市區,開槍掃射民眾。在本町(現台北市中正區的西北角,約位於忠孝西路一段往西至台北郵局東側一帶)、臺北車站、臺北公園、榮町(在新公園之西,今中正區的衡陽路、寶慶路、秀山街之全部及博愛路、延平南路一帶)、永樂町(今大同區之迪化街一段與甘谷街等區段)、太平町(今大同區之延平北路一段至三段附近)、萬華等地,均有不少外省人無端挨打。至此,一年多來臺灣人民的積怨,再加上臺灣省行政長官的處理不當,於三月一日起爆發了蔓延臺灣全島的反政府行為

Featured image

1947年三月一日《民報》刊出查緝隊開槍擊斃老百姓

台北動亂與政府鎮壓

  • 政治談判

經由行政長官陳儀同意,臺北與臺灣各縣市的各級民意代表及社會名流紛紛組成「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並在臺灣各地成立分會,進行整合民意、維持秩序,並和行政長官陳儀展開協商談判,提出逮捕貪官污吏、廢止行政長官公署、實施自治;在行政、司法、軍事各方面起用臺灣人等要求
開會期間,警備總部結合軍統局出動特務份子混入臺北市中山堂「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展開情蒐與分化工作,並進行大聲鼓譟與擾亂會場,特務份子並於處委會中添加軍統所擬的各種脫軌的要求,做為後來被認定為反叛中央的條件,以為鎮壓的證據。
之後由於中國的援軍將至(陳儀於三月二日就暗中向中央請兵,發加急電報:「祈即派大軍,以平怨氣」),以援軍為後盾的陳儀此時便斷然拒絕處理委員會的各項要求,並於三月十日下令解散「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參與全臺各地處理委員會的民意代表與仕紳等各界臺籍菁英,隨即成為遭政府捕殺整肅的對象

  • 臺灣各地的反抗

1.台中

因軍警於戒嚴令後開始大規模開槍射殺街頭民眾,使得各地憤起反抗,其中以臺灣中部地區由台中商業學校學生隊、台中師範學校學生隊、獨立治安隊、建國工藝學校學生隊,以及包含霧社地區泰雅族原住民青年的突襲隊集合起來組成的二七部隊最為有名,全臺灣各地的抗暴也以這支在臺灣中部地區(含括臺中及南投)的勢力最大、維持最久,也是二二八事件當時全臺灣民眾耳目的焦點

Featured image

南投縣二二八事件烏牛欄戰役紀念碑碑文

南投縣境最激烈之戰役,為三月十六日由台中青年學生組織之二七部隊與國民政府軍二十一師在埔里烏牛欄的會戰,學生軍奮勇迎戰,但兩路受敵,彈盡援絕,奮戰竟日終於當晚十一時許埋藏武器後散逸,事稱「烏牛欄之役」,亦是二二八事件最後一役,旋台灣戒嚴近半世紀,清鄉鎮壓牽連無辜,人權受嚴重箝制。

2.高雄

高雄第一中學(今高雄中學)的學生組成自衛隊,並有雄工、雄商等學校的學生加入,高雄女中學生則提供食物,合稱雄中自衛隊。這群學生組成的自衛團體,巡視學校周邊,以保持秩序,同時保護了許多受威脅的臺灣外省人。三月四日下午,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下令派出巡邏隊,見聚會民眾便開槍射殺,引起市民恐慌。三月五日,高雄要塞軍隊開始以八門七五砲對市區展開砲擊,並向鼓山一路一帶進行掃射、封鎖。

三月六日上午,高雄市長黃仲圖、高雄市參議會議長彭清靠、市府清查室主任凃光明、苓雅區長林界、臺電高雄辦事處主任李佛續、醫師范滄榕、曾豐明等人前往壽山與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談判,希望彭司令約束其巡邏隊禁止繼續射殺高雄市民;談判破裂,除黃仲圖、彭清靠與李佛續三人被釋放外,其餘談判人士遭到槍決

三月六日下午,彭孟緝派遣軍隊下山,分別以吉普車架機槍以及持步槍士兵,兵分三路奪取高雄市政府、高雄火車站與高雄第一中學,軍隊下山後沿路掃射行人並入屋劫掠商家。高雄第一中學遭受何軍章團第三營以多門迫擊砲轟擊,高雄一中學生與何軍章團第三營第七連王作金部展開巷戰,雄中學生逐漸不支退至前金派出所,犧牲甚鉅

另一路軍隊於同日下午攻擊高雄火車站,火車站前方民眾二、三百人紛紛走避並躲入地下道,地下道遭軍隊封鎖並掃射,致使民眾遭受重大傷亡。高雄要塞守備大隊陳國儒部於三月六日下午攻擊高雄市政府,當時市政府內正集結許多市參議員及地方人士開會,軍隊丟入手榴彈並見人開槍五、六十人喪命市政府。

高雄動亂與政府鎮壓

3.其他地區

此外,較具規模的戰鬥還有阿里山鄒族原住民所參與的嘉義水上機場與紅毛埤軍械庫的戰鬥,嘉義市各學校學生幾乎全體總動員支援民軍的戰鬥與救護傷患;雲林虎尾機場攻防戰達三晝夜,民眾大多數以竹竿綁上菜刀、竹槍(削尖的竹子)做為反抗國民政府軍部隊的主力武器;斗六市街戰;屏東機場攻防戰三晝夜;嘉義小梅、古坑樟湖抗擊戰。臺灣西部地區的衝突較為嚴重,東部地區則大都只有小騷動。

嘉義義勇軍與國民政府軍激戰

宜蘭仕紳遭國民政府軍殺害

Featured image

由國民政府軍操作架設在消防車上的機槍進行沿路掃射。當時服務於聯合國的Dr. M. Ottsen在臺南新市親眼看到該事件的發生。

  • 國府增援兵力抵臺鎮壓屠殺

Featured image

陳儀一方面敷衍答應將實施政治改革,另一方面卻暗地電請南京派兵來臺擴大鎮壓

陳儀表面上對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做了一些讓步,如解除臨時頒布的戒嚴令。但是陳儀對蔣介石隱瞞事件發生真相,並將臺灣人民汙名化為受到日本奴化教育遺毒,影射臺灣人民受共產黨思想影響,產生「有組織叛亂行為」、「獨立等叛國」、「對於奸黨亂徒須以武力消滅」、「有政治慾望之人士,高唱大臺灣主義,冀達臺人治臺之目的」為理由,暗中要求南京國民政府緊急派兵前來臺灣鎮壓。而臺灣省全體參政員上電蔣介石,說明事件原因及公署嚴重失政,並建請根本改革臺灣政治,勿用武力彈壓,以免事態擴大;但此說明不為蔣介石所接受,蔣介石反而接受陳儀之暗中請求,下令派兵馳臺綏靖清鄉

蔣渭川多次進出長官公署與陳儀會談商討解決方法,因得知陳儀已向中央請兵來臺鎮壓,遂緊急以「臺灣省政治建設協會」名義發出電文,期望獲得蔣介石主席信任,特地委託臺北美國領事館轉南京美國大使館,轉致蔣介石電文,但蔣介石依舊火速調派位於江蘇崑山由劉雨卿率領的國民政府軍整編第21師(整編計畫前之21軍)部隊為主力赴臺鎮壓。陳儀對全省廣播戒嚴令之後,綏靖屠殺工作於是全面展開

二二八事件發生前夕,國民政府軍駐臺兵力已有:陸軍21師直屬獨立團(何軍章團)(2500人)、陸軍21師直屬工兵營(517人)、三個要塞守備大隊(1532人)、警總特務營、憲兵第4團2個營,總兵力共5251人。自三月八日起,憲兵第4團第1營及第3營、陸軍21師438團及436團、憲兵第21團第1營、陸軍21師司令部及直屬部隊陸續跨海抵達臺灣,增援兵力一萬三千人。兵分二路,由基隆港及高雄港上岸,行政長官公署下令總攻擊。部隊肅清街頭,沿路實施密集射擊,進行南北夾抄,臺灣全島陷入血腥,各縣市反抗國民政府軍的勢力迅速潰敗。

基隆港國民政府軍登陸慘案

Featured image

版畫家黃榮燦於1947年4月當年製作的木刻版畫——《恐怖的檢查》

全臺各地的知識分子青年學生死傷慘重,光是就臺北市地區的學生而言,其一:受軍統局號召參與維護治安工作的一百餘名不滿二十歲的各學校青年學生,被軍隊押到圓山倉庫廣場前面集體射殺,此即「圓山事件」。其二:軍隊進攻二二八處委會,臺北市中山堂現場正在處理各部門事務的開南及延平學生犧牲慘烈,一百五十至二百五十人間遭到槍殺,棄屍於第六水門

經過一週的掃蕩及強力整肅的綏靖屠殺後,國防部長白崇禧於三月十七日奉令來臺宣撫巡按調查,下令停止濫殺,公開審判,保全許多人性命。但是國府軍隊仍舊繼續追捕。三月二十六日,陳儀又發佈「為實施清鄉告全省民眾書」,展開長達九個月的「清鄉」行動;軍憲人員藉清鄉之名,沿戶登門清查戶口、搜捕可疑對象、追繳武器、連保切結共同承擔責任,在各地濫捕濫殺,受害情況持續擴大

Featured image

清鄉期間,遭軍隊槍決而亡的人。

  • 清鄉

雖然各種針對社會名流、鄉紳和異議人士的捕殺行動,表面上暫時結束。但實際上,國民政府在臺灣各地至此才正式展開縝密的清鄉工作,整肅可能的反政府分子

基隆和平島的日本沖繩琉球人聚落,約有三十餘名日本琉球居民,連同當地的臺灣居民,在國民政府軍的掃蕩屠殺中槍決遇害。

Featured image

基隆和平島,原名「社寮島」,二二八事件中在軍隊的武力掃蕩下,島上遍地死屍。為祈求和平、殺戮不再,社寮島於1947年二二八事件後更名為「和平島」。

4月11日,臺灣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出面揭舉「奸黨全部陰謀」,同時強調綏靖工作將於月底前完成。官方同時訂頒連坐辦法(結保人和被保人連坐,以及一百公尺內之人民須受連坐處分),以肅清反對勢力。在此次行動當中留名的受難者,大都死於三到五月間。之後零星的鎮壓繼續持續了大約九個月,許多被捕的嫌犯皆被冠上叛國罪,因而受到刑求而槍決,其中堅不認罪者死前皆體無完膚

Featured image

連當年三月底遠在澳洲的報紙《每日新聞》都有報導關於二二八事件的內容,文中敘述政府出動軍隊向每個遇見的人群射擊達姆彈,而達姆彈是連國際戰爭禁止使用,沒想到政府會拿來對付人民

(the Government sent out flying squads of troops who fired dumdum machine-gun bullets into every group they met)

  • 影響

二二八事件發生當時與臺灣獨立運動無關,因為當時幾乎沒有臺獨的倡議,台灣人當時懷抱著回歸中國的期待,但是當政的國民政府卻以「陰謀叛亂」、「鼓動暴亂」、「臺灣獨立」、「陰謀叛國」、「臺灣人與共黨合作」等為由鎮壓,也以藉口捕殺許多懷抱強烈祖國認同的臺灣人,使臺灣人的祖國夢碎,二二八事件也因此成為後來臺灣獨立運動興起的重要原因。

臺灣人民在經歷二二八事件後,因臺籍知識份子受到摧殘、整肅,及情勢所迫大幅退出在臺灣各界(如學術界、文化界、政治界…)的地位。臺灣人民比過去更加自鄙自辱,開始表現出處處不敢違逆統治者的個性,人人獨善其身以求自保。二二八事件後接著長期戒嚴,高壓統治下全面實施連坐法,一有事即牽連眾人,或遭受他人牽連受害。政府當局又鼓勵告密,使人民遭到無端構陷入罪,以及遭到公報私仇迫害等情事不絕,人民動輒得咎;人與人之間彼此間存在著不信任感、不安全感,且普遍懷著憂慮感,交談、行事處處謹慎以避免生命及財產不保二二八事件後,臺灣人民參與政治的熱情也大幅滑落,劫後餘生的知識份子懼怕遭受政府迫害從此不再談論或參與政治,臺灣領導階層空虛,政府當局藉此加強對臺灣的控制,紛紛派員佔據各界領導地位。至於地方政治方面,由於地方政治體質的改變、劣幣驅逐良幣的效應,使得土豪劣紳、黑道流氓,逐漸進入地方政壇。國民黨結合地方派系擔任地方官或提名參選民意代表,操控人民組織(如農會、漁會、水利會),結合地方政府機關以左右甚至控制選舉,職位則用來鞏固地方派系,形成黑金勢力。

1989年,由侯孝賢導演的臺灣電影《悲情城市》,故事劇情描寫國民黨政府治理臺灣初期的情形及二二八事件。由於劇情涉及到臺灣政治最敏感的「二二八事件」,直接挑戰當時臺灣社會的禁忌話題,引發起各界人士矚目。電影《悲情城市》為臺灣第一部獲得威尼斯影展最高榮譽「最佳影片獎」(金獅獎)的電影,並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道精神獎,還創下當時臺灣電影史上最高票房紀錄。

Featured image

電影《悲情城市》劇照

Featured image

1946年6月10日美國《時代雜誌》內文標題「This Is the Shame!」
裡面有一段話:「福爾摩沙人民迎接來訪的美國人(記者)說:『你們對日本人真仁慈,丟給他們原子彈,卻丟中國人給我們!』」顯見當時臺灣人對陳儀政府的強烈不滿。
(Formosans greeted the few visiting Americans with: “You were kind to the Japanese, you dropped the atom on them. You dropped the Chinese on us!")

  • 二二八事件死傷人數各方數字整理如下:

楊亮功調查報告 死190人 傷1761人。
白崇禧報告書 死傷1860人。
《紐約時報》霍伯曼南京專電 死2200人。
臺灣警備總司令部 死3200人。
保安司令部 死6300人。
監察委員何漢文 至少死7000至8000人。
《紐約時報》記者杜爾曼·德丁專電 死1萬人。
臺灣旅滬六團體 《臺灣事件報告書》 死1萬人以上。
民政廳長蔣渭川 死1萬7000人至1萬8000人。
日本《朝日新聞》調查研究室 死1萬至數萬人。
美國駐臺領事館副領事喬治柯爾 死2萬多人。
行政院官方調查報告 死1萬8000人至2萬8000人。

  • 反省:

就算各地創立許多二二八紀念碑與公園,都比不上人民自我省思的力量,台灣還在等待「轉型正義」,只有我們能推動轉型正義產生,這樣的流血鎮壓、鬼哭神號的事件就發生在你/妳、我居住的寶島台灣,那些死傷者有許多人他/她們年紀比我小,許多人還僅只是學生,她/他們真的是用熱血在捍衛心目中理想的國家。

對比台灣滿坑滿谷的蔣中正銅像,各位台灣同胞,妳/你們知道我們還在高頌他嗎?這些銅像本來就不應該存在,你有看過德國人惡搞豎立的希特勒銅像嗎?不是德國人多麼奉公守法,而是國家根本不會幫希特勒豎立銅像。即便希特勒帶領德國人民走出一戰的陰影,而我們都知道德國的中學、大學不可能廣設希特勒銅像,還被校園師生反對拆除。當我們還在嘲笑北韓人結婚前要向偉大的領導人敬禮,對於在校園成長記得不能玷汙蔣公的我們,其實距離認清史實並付諸行動的轉型正義,還有一哩路。

蔣中正銅像仍然屹立不搖的散落在台灣各處,踐踏受害者的心靈,也踐踏我們的歷史。每當有外國同學問起我,關於中正紀念堂是在紀念什麼,我都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我想全世界民主國家中,大概就只剩台灣還會特別紀念獨裁者了吧?原本在獨裁/威權體制下才會發生的獨裁者崇拜現象,至今台灣還在發生。宣稱自己是民主國家之林,卻不感受到害臊。如果繼續忽視轉型正義的重要,台灣仍會苦於這種精神分裂的折磨。

德國人聽到希特勒往往感到羞愧、韓國人聽到全斗煥往往感到生氣,而某些台灣人聽到蔣中正卻特別感到光榮,同樣為屠殺者,就有如此不同的對待,難道台灣先天本質跟其他國家不一樣,特別喜愛屠殺的獨裁者呢?

如果上街的人要被判刑坐牢、那麼逼著人民要上街抗議的那些人,又該得到什麼懲罰?」───正義辯護人

圖、文:維基百科

廣告

對「二二八事件」的想法

  1. 祖先興高采烈歡迎同文同種的人來接收?
    不管是文還是種,都不一樣的好嗎

    228就是一個中國流亡政權,在美國的穿針引線下,為了搶奪主權未定的台灣,而屠殺戰敗國遺民台灣人的事情

    喜歡

    1. 那是您現在認為中華民國的人接收台灣為不同文不同種,當時蔣渭水、陳澄波……等仕紳階級大多都是這樣認為,是因為228才讓他們覺醒,這是歷史不是現在更不是未來,所以才需要謹記歷史。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