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巴拿馬斷交後,我們的變與不變


巴拿馬斷交

位於拉丁美洲的巴拿馬,算是中華民國邦交國中的大國,然而這樣重要的國家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銀彈攻勢下選擇離去,就外交觀點而言巴拿馬就只是從:將「中華民國為中國唯一的合法代表」,改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國唯一的合法代表」而已。現實上,其實一點都沒有錯,務實上也應該如此,然而斷交後卻還是免不了遭受許多臺灣人謾罵:少一個窮國要錢也好…..然而在我們計較邦交國跟我們要什麼之前,我們也是否該同樣思考:跟中華人民共和國相比,人家為何要選擇我們

 

螢幕快照 2017-06-15 下午4.51.36

巴拿馬共和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簽署建交公報

 

對方出招後,我們該如何應對

政黨輪替後,對比馬英九前總統接受一中原則、九二共識,停止金錢外交換來兩岸外交休兵,而蔡英文總統並沒有承認九二共識,取而代之的是在總統就職時說:「我所講的既有政治基礎,包含幾個關鍵元素,第一,1992年兩岸兩會會談的歷史事實與求同存異的共同認知,這是歷史事實;第二,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第三,兩岸過去20多年來協商和交流互動的成果;第四,台灣民主原則及普遍民意。」

 

在巴拿馬斷交後,我們要走回接受一個中國、九二共識的老路,還是開始檢討我們的兩岸政策?中國的意思大家都明白:要臺灣承認一個中國、九二共識,「臺灣與大陸,共同隸屬於一個中國,而這個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一點,難道我們可以接受?如果我們願意接受,那就不需要外交部了,因為這根本不是外交。而馬英九前總統執政時期真的沒有金錢外交嗎?這件事,早在2011年維基解密就透露:「馬英九政府給了巴拿馬 13 億台幣,其中還包括一台給予巴國總統的飛機。」而2013年甘比亞還是跟中華民國斷交,就顯示一中原則、九二共識根本無法發揮作用,且在對岸經濟實力逐漸強大之下,如何要國際社會承認「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且接受了還得委屈的在中國面前當小弟,參與國際組織要先讓中國政府同意(下圖),這樣看來要砸錢又損國格還不能保邦交,我們為何要繼續?

 

螢幕快照 2017-06-15 上午9.08.57

中國常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和瑞士其他國際組織代表團:

「自二○○九年以來這八年間,在中國政府同意下,台灣省以『中華台北』
名稱和觀察員身分參與世界衛生大會,此一中國經由兩岸協商所建立的特殊安排,係建立
在兩岸和平發展基礎上。此一安排僅適用於世衛大會,不用於其他活動或其他國際組織之
程序」此文件證明當年我們得以進入WHA是矮化國格換來。

 

 

這次巴拿馬與中華民國斷交,府院高層表示:「兩三週前就知情,也請美方透過駐巴拿馬人員幫忙查資訊、斡旋,除了美國,一些周邊友台國家也有幫忙詢問消息,不過對方大手筆砸錢,巴拿馬終究還是選擇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

 

美中台關係:

如果政府高層有向美方請求協助,在這我看到一項危機。有向美方請求協助,然而巴拿馬卻還是斷交,有兩種可能:

一、美國沒有幫助

如果是這樣,我們就真的危險了,代表川普政府在美中台關係上已採取不同作為。

去年12月的川蔡電,當時創下自1979年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以來,首次有美國「候任」總統與中華民國「總統」進行直接通話,然而在2017年4月初的「川習會」後,4月27日蔡英文接受路透社專訪,表明「不排除有機會跟川普總統本人能夠再次通電話」,而已經成為美國「總統」的川普則在4月28日對《路透》表示: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on Thursday spurned the Taiwanese president’s suggestion that the two leaders hold another phone call, saying he did not want to create problems for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when Beijing appears to be helping efforts to rein in North Korea.美國與中國正在合力遏阻北韓核武野心,他無意在此時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製造難題」(create problems)。

 

螢幕快照 2017-06-15 上午10.01.38

川習會

 

川習會後川普對於一通電話都不願意接了,且對台軍售也看起來正被無限期擱置中,正當我好奇川普態度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轉變時,我看到一篇報導:中國財政部於5月13日公布《中美經濟合作百日計劃早期收穫清單》十項,內容包括:7月16日前開放進口美國牛肉(不含萊克多巴胺),並允許美國天然氣與金融服務業進入中國市場,連原本看起來對一帶一路都興趣缺缺的美國,都在清單中答應派出代表。

在今年三月初時,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發布「2017年貿易政策議程及2016年年度報告」;其中,特別點名關切台灣的議題,包括美牛(限制進口美牛的月齡要在30個月以下)、美牛雜美豬、稻米採購體制、基改食品及有機產品認證等農業議題,以及專利連結、健保藥品採購等技術貿易障礙。到了三月底,公布「二○一七年各國貿易障礙評估報告」月初談的是「政策」,這次明確列出「障礙」,針對性與力度更大。而美國貿易代表署列出這些政策、障礙。到了四月,美國貿易代表署又發表「重大貿易逆差綜合報告」,列出美國與16國有重大貿易逆差,中華民國是第14大逆差國

連續的報告顯示,我們也是川普認為的貿易逆差國,但我們不需要積極替美國排除政策障礙,美國會主動提出來表示他們也希望我們改變,進而能夠從中得到利益,簡而言之這些都算是我們的籌碼,如果我們馬上就替美國清除障礙未必對自身有利

而我政府也很厲害,以「軍購」來回應貿易逆差,表示購買美國軍武刺激製造州的經濟與就業,而不是用美國常提到的美豬美牛,這招真的很厲害,既可以平衡貿易又可以保衛臺灣;而我認為可以再增加一項,增加美國天然氣進口,同時將臺灣火力發電廠從燃煤改成燃氣,增加液化天然氣(LNG) 接收站,美國在頁岩氣革命成功後,產氣能力大增,現在中國、日本、南韓都有從美國進口天然氣,因為亞洲天然氣市場有個「亞洲溢價」現象,使得亞洲天然氣較歐美價格貴,如果從美國進口頁岩氣,這樣一來既可平衡貿易又可以減少空污還能降低成本

 

螢幕快照 2017-06-15 下午3.42.49

美國貿易代表署2017年貿易政策議程及2016年年度報告

 

二、美國出手幫助,但還是阻止不了。

如果是這點,就換美國比較需要去緊張。因為巴拿馬被視為美國後院,當年美國與法國建造巴拿馬運河,到1999年才還給巴拿馬政府,美國東西兩岸通航需要靠巴拿馬運河,在美國突破頁岩氣技術後,美國液化天然氣(LNG)多得靠此運河外銷,國內生產天然氣能力大增,但由於美國液化天然氣運輸船通常較大,而在巴拿馬運河拓寬後,於去年八月底首批美國產的天然氣抵達中國。而從門羅總統的門羅主義到老羅斯福總統的巨棒外交,一直以來就是以「美洲人自己管理美洲事務」為核心,現在中國明顯伸手,美國會如何面對?目前已經有兩位美國學者提出6點建議選項給川普政府,而美國眾議院也通過「臺灣旅遊法」,讓美台官方交流合法作為反擊。

 

巴拿馬斷交,這絕對不只是外交,還有地緣政治與經濟貿易。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